财新传媒
2011年02月08日 22:50

0792 夫妻双双把家玩 / 萧瀚

  
夫妻双双把家玩
 
萧瀚
 

很多很多年以前,有个哥哥,有个妹妹,相愛,结了婚。

哥哥是大爷,他不插秧,不种地,不收割,不磨面,不打谷,不做饭,不洗衣服,不扫地,不带孩子,不养双亲,家人里被欺负,他不是从后门溜走,就是躲在被窝里发抖。

不过,哥哥倒也做事,而且还挺勤快。他打孩子,打脸,打屁股,孩子哭了,他打,孩子笑了,他打,孩子不哭不笑,他也打,只要他看着不顺,就一耳光过去了,骂一句:“小兔崽子!”

哥哥做事,挺勤快。他打双亲,周一早晨打爸爸,周六晚上打妈妈,如果出去赌博回来晚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2月03日 19:23

0791 枕席燕语之十:善是一种选择 / 萧瀚

0791 枕席燕语之十:善是一种选择 / 萧瀚
  列维坦油画:勃朗峰
 

枕席燕语之十:

 
善是一种选择
 
萧瀚
 

生活一如既往,像一条河流。几乎每天听说血拆,几乎每天听说各种疑似正常交通事故。老男人和小美女跟以前没什么不同,老男人继续读书、想古怪的念头、写微博,小美女读书、看碟、写小说,谁也不烦谁,相安无事,直到深夜临睡前,自然也还得继续聊天。

这回他们又聊些啥呢?

……

小美女:我困了,要睡了,你上你的网,不用管我。

老男人:啊?那不行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18日 11:10

0790 矫情、虚荣及其他 / 萧瀚

0790 矫情、虚荣及其他 / 萧瀚
 
苏格拉底:未经省察的人生不值得经历
 
矫情、虚荣及其他
 
萧瀚
 

一位十几年交情的好朋友,昨晚聚会时很认真地说我是个矫情的人。

这话他以前就说过,而且不止一次,酒前酒后都说过,只是以前我没太在意,这次有点在意了——如郑永流教授自嘲反应慢讲的故事,恐龙被打了一拳,两年后感觉到了:“痛”。

看来,我确实需要自省一下:我是不是个矫情的人。——是的,有读者会嘀咕:这么反省本身也挺矫情。这是所有动机论的必然结果,暂且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02日 22:54

0788 祝福铁生 / 萧瀚

0788 祝福铁生 / 萧瀚
 
史铁生先生的老照片:“我与地坛”
 
祝福铁生
 
萧瀚
 

很久以前,做过一个梦:

天色阴沉、寒冷,没有阳光,北京朝阳北路上,水碓子铁生家小区外面,两棵高大的杨树,电线杆,公交车、稀疏寥落的行人,空旷的道路,铁生没有出现,只有一个关于他的意念。

……

如果不是这件事,我早已忘了这个梦。

2010年12月31日——去年的最后一天,早晨,还在酣睡中就接到好友张辉电话,语气焦急而沮丧:

“萧瀚,知道你还在睡,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12月27日 19:08

0787 暴政下的私力救济 / 萧瀚

0787 暴政下的私力救济 / 萧瀚
《基督山伯爵》电影剧照
暴政下的私力救济
 
血拆与正当防卫、正当复仇
 
萧瀚
 
题记
 
谨以此文献给一切不下跪、不上访、不自焚的血拆受害者。
 

人民有反抗暴政的天赋权利——这是一种源于人的基本良知和生物性本能正义感的权利,这已被古今中外无数思想家倡导过、论证过,似乎已没有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12月25日 20:41

0786 在善的漩涡里 / 萧瀚

0786 在善的漩涡里 / 萧瀚
 
 
库茵芝油画:雪峰
 
在善的漩涡里
 
萧瀚
 

想起个故事。

两位尤太人兄弟各有一位朋友,哥哥的朋友,哥哥对他很好,弟弟的朋友,对弟弟很好。二战时,兄弟俩要逃亡,对于应该逃亡去谁家发生了争论,哥哥认为应该去自己对他好的朋友家,而弟弟则认为应该去对自己好的朋友家,争执不下,各自去了自己的朋友家。

结果是,哥哥遭冷遇,弟弟得善待。

日常生活中,几乎每个人都遇到过忘恩负义的人,也几乎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12月21日 11:36

0785 伤害性伦理场 / 萧瀚

0785 伤害性伦理场 / 萧瀚
列维坦油画:冬之路
 

雲邊居士按:

本文发表于本期的《新世纪周刊》,发表时因篇幅原因有删节。

伤害性伦理场
 
萧瀚
 

对待弱势群体的态度体现一个民族的品格高低,反映一个民族的文明程度。以强欺弱的制度环境不变,伤害性社会伦理生态就难改变,民族品格不立,文明也就镜花水月。

 
 

继三年前山西黑砖窑奴工事件后,此次新疆托克逊智障奴工事件再度震惊全国。此案凸显出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12月19日 13:47

0784 帝国的牺牲 / 萧瀚

0784 帝国的牺牲 / 萧瀚
  小加图
雲邊居士按:
    本文发表于本期的《财经国家周刊》。
 
帝国的牺牲
 
萧瀚
 

易代之际,自杀者成为崩塌的王朝祭坛上的牺牲,古今中西史不绝书。

《史记》卷94“田儋列传”记载不愿屈膝于刘邦的田横自杀后:“……田横之客……五百人……闻田横死,亦皆自杀。”

西元前46年,48岁的小加图因庞培之死而自杀,他用短剑自戕无果,在被救治后二次自杀身亡。

继第二圣殿被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12月12日 21:07

0783 思之屑(血拆篇) / 萧瀚

0783 思之屑(血拆篇) / 萧瀚
列维坦油画:小屋,日落之后
 
思之屑(血拆篇)
 
萧瀚
 

1.      据说,China的意思是“拆哪”,据说Made in China 的意思是“没定拆哪”。

2.      其实我们每天听到见到的都是已经拆了哪或定了拆哪,还有无数没定拆哪。

3.      血拆就是赤裸裸的政府抢劫,不管牠们找出多少所谓的法律理由,都是抢劫。

4.      血拆是因为“土地公有制”——权力无限之地,不存在公有制,只有权有制。

5.     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12月04日 23:53

0782 交流的规则 / 萧瀚

0782 交流的规则 / 萧瀚
交流的规则
 
萧瀚
 

无规矩不成方圆,交流也一样,无规则,无交流。从网络论坛、微博等地方看,无数人在行使言论自由的同时,对于言论自由的本质、功能等各方面都不甚了了,由此导致许多交流困境,本文目的就是解决这个问题。

言论自由既是一种自由,也是一种民主性权利。为此,言论自由的规则就建立在这个基础上。

作为自由的言论自由,首先是言论者的基本权利,它的基本含义是,公开发表关于公共问题言论的自由——被窝里的肉麻情话、私人饭桌上的话都不属于言论自由范畴,它们没有规则的限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12月01日 17:30

0781 灰霾世界里的感慨 / 萧瀚

0781 灰霾世界里的感慨 / 萧瀚
  列维坦油画:黄昏
 
灰霾世界的感慨
 
萧瀚
 

钱锺书在《猫》里有句刻薄愛默的话:“她已到了愿有人记得她生日而不愿有人知道她生年的时期。”其实,不独女性有这类心态,男人也一样,有了这种心态,就容易发感慨——这是所有号称舞文弄墨的人,最常见的现象。

今天这样的灰霾天,当然是感慨人生的最佳天气,因为它会助长人的阴郁,既然阴郁了,总该有点感慨,不然这阴郁也就浪费了。

前几天,在万圣跟几个大学生聊天——看着他们比我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11月27日 09:52

0780 宪政骑士蔡定剑 / 萧瀚  (《新世纪周刊》“逝者”完整版)

0780 宪政骑士蔡定剑 / 萧瀚  (《新世纪周刊》“逝者”完整版)
雲邊居士按:
 
         五天前的凌晨3:30,蔡定剑先生离世而去;五天后的今天,则是先生54冥诞。本文是为下期《新世纪周刊》“逝者”栏目而写(http://magazine.caing.com/2010-11-26/100202153.html,此是网络稿)因篇幅原因,发表时删去300多字,现将全文发表于此。
 
         再次深切怀念蔡定剑先生,并祝先生在天堂生日快乐!
 
2010年11月27日於追遠堂
 
阅读全文>>
2010年11月22日 18:13

0779 远行的路上,你能听见吗? / 萧瀚

0779 远行的路上,你能听见吗? / 萧瀚
 
远行的路上,你能听见吗?
 
痛悼蔡定剑先生
 
萧瀚
 

凌晨3点半,蔡定剑先生走了。

认识先生,我想该有十年了吧,如果没记错,第一面当是在《工人日报》的会议室见的。时光荏苒,我已不复记起当时细节,只是这一刻,确实幻想能重回那个场景,回味一个毫无官架子的人大官员的自然笑容。

2004年,先生和我几乎同时来到法大,先生创办了宪政研究所,从此,先生开始了离开庙堂后的全新学术生涯,你原本就不适合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11月13日 00:15

0778 感谢政府感谢党 / 萧瀚

0778 感谢政府感谢党 / 萧瀚

宪法与球

 
感谢政府感谢党
 
萧瀚
 

这回西安没去成,很开心,有这么几个原因。

第一,家里漏水,开发商用了根烂管子,爆了,不知道流了几顿水,整个墙面几乎都湿透,才发现。先是一位来玩的朋友发现楼下卫生间在滴水,后来连一层的楼梯、门框都湿了,才觉得一定是哪里漏了,而且漏得很厉害,于是从周一到周三整整奋斗了三天,请了工人来维修才搞定,要是周一、二在西安,家里领导恐怕只有哭鼻子上网买救生圈过日子了——我家领导刚才也表示了感谢之意。

第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11月10日 13:06

0777 【转发】谌洪果:萧瀚老师西北政法讲座受阻记

0777 【转发】谌洪果:萧瀚老师西北政法讲座受阻记
雲邊居士按:
 
【谌洪果:萧瀚老师西北政法讲座受阻记】(http://622008838.qzone.qq.com/)本来这周一、二是要去西北政法大学演讲的,结果不但被取消,某些人还搞得如临大敌,真让人哭笑不得。本来考虑到具体做事者的安全就不公开讲了,现在既然谌老师把此事来龙去脉写出来,那就广而告之,让某些人看看自己的嘴脸。
 
萧瀚老师西北政法讲座受阻记
 
谌洪果
 
这次事件发生在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0年11月09日 22:28

0776 师友掠影之二十六:周金玲这二十一年 / 萧瀚

0776 师友掠影之二十六:周金玲这二十一年 / 萧瀚
周金玲,雲邊居士摄于2010年11月9日家中
 

师友掠影之二十六:

 
周金玲这二十一年
 
萧瀚
 

如果不是因为家里漏水,还不知道啥时候能再见到小周——这两天他在我家修水管。

昨天刚进门,我就看到了小周两鬓的白发,忍不住摸他头发说:

“几年没见,你鬓发都白了!”而他才36岁,虽然还是165厘米的身高,壮硕敦实的身板,体型没有发生任何变化。今天他穿了一件深蓝色的棉布T恤,咖啡色的夹克衫外套,蓝色旧得有点发白的牛仔裤。

阅读全文>>
2010年11月06日 14:45

0775 师友掠影之二十四:江湖边上说夏霖 / 萧瀚

0775 师友掠影之二十四:江湖边上说夏霖 / 萧瀚
夏霖:雲邊居士摄于2010年2月28日
师友掠影之二十四:
 
江湖边上说夏霖
 
萧瀚
 

夏霖有个常用词,江湖。也许每个人不在江湖,就在江湖边上。

翻了一下日记,初识夏霖是2007年2月7日:

“2007年2月7日星期三。今天上午11点出门到渝乡人家,见到夏霖律师和王和岩,和岩马上就走了,要去旁听二中院的庭审。我们吃饭到2:00,聊了很多,主要聊崔英杰的事情,他做得很好。”——夏霖是我们的共同朋友王和岩串的线。

那天天气不很好,有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10月26日 16:35

0774 谁造就了“官二代”?/ 萧瀚

0774 谁造就了“官二代”?/ 萧瀚
薛蟠
 

雲邊居士按:

本文发表于本期《新世纪周刊》(总第422号)“法眼”栏目(http://magazine.caing.com/2010-10-23/100191528.html)。

 
2010年10月26日
谁造就“官二代”?
 
萧瀚
 

官僚们的直系亲属、姻亲、旁系近亲、熟人等形成“权力—财富—特权”网络,以暗流形式遍布社会各个角落,根据权力大小,低调、直接或间接地分享权力带来的等级性特权和财富。

“有本事你们告去,我爸爸是李刚。”李启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10月19日 11:58

0773 权力下的自由 / 萧瀚

0773 权力下的自由 / 萧瀚
雲邊居士按:

本文原本是给《中国青年报.阅读周刊》量身定做的,发在今天的报纸上“权力下的自由是走向公民社会的必修课” http://zqb.cyol.com/content/2010-10/19/content_3427881.htm 遗憾的是,目前的标题没能准确把握本文的题旨:如何保护受到权力严重威胁的自由?甚至与本文的题旨是冲突的——内文变成了骂题。

2010年10月19日於追遠堂
 
 
权力下的自由
 
关于罗素《权威与个人》
 
萧瀚
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0年10月16日 23:40

0772 论政改之二:为何司法独立是定海神针?/萧瀚

0772 论政改之二:为何司法独立是定海神针?/萧瀚
  
伟大的改革家,土耳其国父Mustafa Kemal Atatürk
论政改之......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