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萧瀚 > 0829 小王子对话录之七 玫瑰/萧瀚

0829 小王子对话录之七 玫瑰/萧瀚

小王子对话录之七:

玫瑰

萧瀚

“你终于还是来了!”

这次居然是我先跟小王子说话,他就站在离我两米远的床边,静静地微笑看着我,眼睛还是那样蓝,那是他惯有的地中海忧伤之蓝。像以前一样,我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溜进来的。

有意思的是,这回小王子跟他两年前第一次来看我的时候穿的衣服一模一样:紫红色里子的蓝色长袍子,一直拖到地上,里衣是白色的棉布料,双肩耸订着两颗黄色的星星,领口上别着一个花形领结,腰上扎一根淡橙色的宽边腰带,脚上蹬一双灰色的靴子,左手握着一把剑,剑尖戳在地上。

我从床上起来,穿上衣服。我建议到楼下客厅去烧咖啡喝,小王子除了有点瘦,没有别的变化。

到了楼下封闭式露台,我搬来虹吸咖啡壶,加水、加咖啡、点酒精灯烧咖啡。

“你这咖啡壶很好玩,日式的哈。”小王子看着酒精灯的火苗,表现得很有兴趣。

“坐吧,小王子,你说说你都多久不来看我了。”我拿着沙漏开始计时,一边问他。他选了个旁边的椅子坐下。

“是啊,我有一年半没给过你消息了,我总觉得你跟其他那些大人没什么区别,你们总是在干正事,干正事,干正事,所以懒得理你。”虽然是久别重逢,小王子并没有扑上来拥抱我,反倒是毫不留情地给我一通奚落,他一边说,一边扬着眉毛,从他眼神里我看到某种忧虑。

“你又去了哪些地方,可以跟我说说吗?”我问,很好奇。下容器的水已经升腾到上容器,我移开酒精灯,咖啡就下来了,我一边给他泡咖啡。

“你要几块糖?”

“两块。”

“牛奶加多少你自己来吧。”

“好的,把奶杯子给我,谢谢!我去了很多地方,B631、B632、B633、B634、B635、B636、B、637、B638、B639、B640、B641、B642、B643、B644、B658、B665、B673、B871,这些星球我全都走了一遍。”小王子一边加牛奶,一边说,一边还拿着咖啡匙搅咖啡。

“那你跟我说说有什么好玩的事。”

“好玩的事不多,奇怪的事不少。”他嘬着嘴喝了一口,可能有点烫。

“那你说说嘛。”我已经变得跟小王子一样,问了的问题必定穷追不舍,一追到底,没得到答案决不罢休。

“上回去B636星球,我遇到个手机姑娘,她有30万个手机,手机铺满了她整个星球,她跟我说话的时候不直接说,她选了一款诺基亚5233给我,她自己拿了一款愛疯3,那时候还没有愛疯4,她说没有手机,她就没法说话。”

“你们都说些啥?有巧克力,你要不要吃?”我一边把巧克力盒子推到他跟前。

“她在手机里跟我聊手机啊,她说她的星球上每天都会来一个人,每来一个人,她就精心挑出两款手机用来对话。她觉得生命的根本就在于能够和人进行手机对话,虽然我不知道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。但我不习惯用手机,想把手机放下,直接跟她说话,她立刻就大惊失色,脸色发白,差点晕倒,我怕出事,就继续跟她用手机说话。说了半个小时,我终于撑不住就告辞了。”小王子拿了一块巧克力塞进嘴里。

“她还说些啥?”我继续穷追不舍地问,因为我实在好奇,聊手机能聊些啥。

“她说手机改变了世界,这巧克力真好吃啊,我再吃一块。改变了她的生活,改变了她的生命,只要有手机,她就能活得很好,要是没有手机,她真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。没有人来的时候,她就玩手机里的游戏,什么都玩,她说了几种,还让我玩,可我不会玩。她很伤心,说你们这些人都是蘑菇,连手机都不会玩。”

“她好看吗?”

“哦,有点想不起来了,不过她的脸,她的体型确实都长得有点像手机。”他拿起了第三块巧克力。

“她还说啥?你别一下子吃太多,会腻的。”

“她要求我留下来跟她一起玩手机,没事,这巧克力太好吃了,不会腻。她说一个人玩手机还不够有意思,两个人一起玩就有意思了。我没答应,觉得挺吓人的,她的星球上什么东西都长得像手机,面包做成摩托罗拉翻盖手机那样,翻开以后夹肉进去,咬一口就有手机铃声,她睡的床也长得像愛疯3,非常光滑,点一下就出来一个枕头,再点一下就出来一床被子。”

“嗨,真有意思哈。”

“有意思啥呀,手机手机手机,我都快被她活活烦死了,只好走了。她非常失望,完全无法理解我这样没有手机怎么还活着。”

“你还去了别的什么星球?别再吃了,一会儿再吃。”看他要吃第四块,我得阻止他了,他跟所有小朋友一样,愛吃的就拼命吃。

“嗯,还有好多呢,下回再跟你一个一个说。我再吃一块就不吃了。”

“你的玫瑰还好吗?嗯,你一会吃不更好吗?”我还真没见过这样吃巧克力的。

“她已经走了。”小王子黯然说道,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,巧克力也不再吃了。

“抱歉,抱歉,她会回来的。我记得你上次来的时候,你们不是好好的吗?”

“也许吧。嗯,后来又出了点问题,好景不长,她后来又总是让我猜,我猜不过来,她就很生气,一怒之下就走了,我没办法,不能每天坐在椅子上无穷无尽地看落日,所以就又出来旅行。”

“哈,你终于旅行到我家了。”

“我知道,今天你的玫瑰不在家——你们家的玫瑰也是愛吃的就狂吃,你还说我,我还知道,玫瑰不在家,你会想我,只要你想我,我就会来。”

“是啊,我的玫瑰回家看爸爸妈妈去了,我想玫瑰,也就会想你。”

“你的玫瑰那么好,她在你身边的时候,你想不到我,你只有在孤独的时候才会想到我,你跟所有人一样,幸福会淹没你,让你沉浸在精装修过的孤独里。你能给我来点白开水吗?是有点腻了。”

“你还记得上次咱们聊过的吗?我现在是宁静地漂泊,漂泊中的宁静,不是你说的精装修过的孤独。”我一边给小王子倒水,“跟你说了会腻的,你不信。”

“总之,你不会想到我。”

“不是的,我经常跟玫瑰说,小王子已经好久不来看我了。要不要来点栗子,昨天力雄唯色拿来的,微波炉热一下。”我拿着栗子去找盘子,把栗子放进微波炉加热一分钟,没几秒钟,就听着微波炉里在爆炸,吓得我立刻将栗子拿出来,嗨,基本上热了,但有几个已经爆开了。

“我都知道,你一提起我,我就能感应到。你忙着浇水,忙着跟玫瑰一起玩,你们思考,你们读书,你们聊文学,你们写作,你已经不太能想到我了。”小王子悠悠地看着我,悠悠地说,那声音仿佛很遥远,在几十公里之外。一边机械地拿起盘子里一个栗子剥着。

“是啊,我们就这样生活。”我也拿起一个栗子,很快剥完塞进嘴里。看小王子还在跟他那颗栗子战斗。

“你的玫瑰跟我的玫瑰不一样,你的玫瑰没什么刺,有刺她也收着,她每天只用十分钟洗脸,她也不用防风罩。你这栗子还真不好剥。”他一脸无奈。

“你的玫瑰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浇水,我只会给我的玫瑰浇水。你的玫瑰用各种方法引起你注意,可你不懂她的心。我的玫瑰安静得像空气,没她我没法呼吸,可我却看不见她,她从不试图让我特别注意她。”我拿起一颗栗子,剥好了递给小王子,他拿着塞进嘴里。

“嗯,栗子也很好吃,要是都在你家吃住,我应该不会瘦的。玫瑰有各种各样的,每个人都只对自己浇过水的玫瑰钟情。有的玫瑰只记得你应该给她浇水,而有的玫瑰永远记得你在给她浇水;有的花农只记得玫瑰应该美丽更美丽,而有的花农只记得玫瑰一直都那么美丽。我现在不再去想当年我有多傻,因为这些年来我也没长进过,还是那么傻,听不懂她们要这样浇水要那样浇水的花样。我的玫瑰最后还是走了,我走了之后她可能又会再次觉得自己也傻。”小王子一边嚼着栗子,一边在回忆。

“我看你吃得还挺欢,不像伤心的样子啊。我和我的玫瑰最初的时候都没在一定要怎么样浇水上花什么心思,我只是看到她,觉得这玫瑰好漂亮,就觉得应该浇点水,甚至有点当仙人掌养了,浇水也没那么勤快,可玫瑰都记得,她开出了最美的样子给我看,我就舍不得让她走,一直由我自己来浇水。我用不着去猜什么东西,她不会明明希望我从上边开始浇水,却说从根部开始浇水,我不费劲。”

“嗯,你和你的玫瑰很合适,你浇一点点水,她就能开出最美的样子。这样真是太好了。现在她不在你身边,你还能浇水吗?”

“能啊,思念也是一种浇水,就像你在各个星球之间旅行,不也在思念你的玫瑰吗?她也都能知道。关键不在距离远近,关键在于心心相印。”

“是啊是啊,我在各个星球之间旅行,心中时时刻刻在思念她,每到一个星球,看到落日,就会特别思念她,玫瑰会回来吗?你刚才说我吃得挺欢,不像伤心的样子,你们中国人有句话叫食不甘味,我也知道什么意思。现在不是在你家吗?我会有点食欲的。”小王子一边说,一边还做了个笨拙的鬼脸。

“我想她会回来,玫瑰也在长大,当她长大了,她就会知道,浇水是一门艺术,你通过浇水驯养了你自己成为她的浇水人,她接受你的浇水,调整一下你的浇水方式,也驯养了她自己成为你的玫瑰。你们一起提高浇水艺术水准,各自对于对方都是独一无二的。”我继续给他剥栗子。

“那时候我猜不透她,浇水浇得别扭,现在应该不会了,因为她吸取教训不会再让我猜,她会告诉我,这样浇水很舒服,那样浇水不舒服,我就可以调整怎么浇水了。”

“嗯,你是不是应该回去看看呢?”

“我也觉得该回去一下了,都一年多了,她也该在别处呆烦了。”小王子接过我给他的栗子,继续吃。

在我正要把剥好的栗子继续给他的时候,小王子站起身来,说:

“不吃了,我得马上走,玫瑰,玫瑰,一定在我们的星球上等我了,我这傻瓜。”他撩了撩袍子,左手拿起剑。像往常,我又看他快速升腾,耀眼的阳光中,他从窗子穿出去,迅速离去,远远地变小、变小,不见了,屋子里留下他一个微笑飞吻的幻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2年1月25日於追遠堂

推荐 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