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萧瀚 > 0827 这一年 / 萧瀚

0827 这一年 / 萧瀚

这一年

萧瀚

这一年又要结束了,年终盘点似是人生常事,今年进账几何,出账几何,年度总“财富”是增长了,还是减少了,总会忍不住做些盘算。

如果假定人生不是原地踏步,人性不是天然的澄清玉宇,那么成长就是一生的事,而一生是由每十年,每一年,每一个月,每一天组成的。每一天的气温不能叠加,但几十年的气候总会有变化,人和自然有着神妙的契合。

许多年前,即使没有明确地给自己设定终生的目标,但已然隐隐约约地自知这辈子也许该是阅读、思考、写作的一生,而这几年,这一人生定位,我已清晰并践行之。那么这一年里,我阅读了什么?思考了什么?写作了什么?有没有在成长的道路上有所增益?

只要是醒着,哪怕看似什么都不做,几乎都是在思考,这已是基本的生活习惯,思考什么?思考人应该怎样过一生,那是如影随形的内容,哪怕是模糊的,不是完全或有意识的,也会隐含在所有的其他思考之中,就是思考政治问题、公共问题、人际关系问题都以此为背景。和前几年类似,这个思考主题的核心依然集中在上帝、人、世界的三角关系上,无疑,从几年前开始,罗森茨威格和马丁.布伯给我的教益一直是特别大的。

阅读,自从有了微博之后,阅读量已不如以前,这一年,完整读过的书可能不会超过30本,至于零星的阅读、随手翻书,那也只是习惯的重复,就像每天的洗脸刷牙,无法统计,也无需统计。不过今年有件事值得记一笔,或许由于微博的缘故,在电脑上读电子书已经完全习惯,许多时候甚至因为嫌纸书太厚太重而更愿意读电子书。今年最重要的是通读了一遍马克斯.韦伯的《经济与社会》。

写作,今年的写作,同样是受微博影响,量很小——作为超级话痨,许多本该写成文章的话都在微博上说掉了,不过,自认为分别写于10月和11月的《简议改良与革命》(此文并导致新浪博客“追遠堂”被国新办下令全博删除)和《论政治革命与“社会革命”》两篇文章,对于澄清已经乱如烂泥的革命观念或许有所助益。

与写作相关的是,新浪微博剿灭我ID逾百次,国新办两次下令剿灭我在四大门户网的微博,这至少间接地证明了我在公共领域的言论并非无关痛痒的废话,官方对于什么是有价值的言论心如明镜,铲除剿灭我的言论平台是对言论质量有中国特色的一种金牌认证,在此应该对他们致以某种特殊的谢忱。

至于生活本身,一如既往地平静——这是一种宁静的漂泊。思考、阅读、写作,也许我离真理更近一些了,可是谁知道呢?我不能保证自己会离真理更近,但可以保证求真之心海棠依旧,即使将来倘因伪公权的迫害和生活的全面剿灭而难以外显于文字,它也会随我到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1年12月31日於追遠堂

推荐 58